• 32阅读
  • 0回复

风流茶说合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漫步荷花
 

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,风流似乎被消费的只剩下贬义。尤其是看到夏季大街小巷里穿着潮流的帅哥美女,一句“风流”,就使人顿生反感。也许,茶的风流才是真正的风流,人在草木间,天人合一。一直以来,主流茶文化都将茶视为迎宾待客、修身养性的圣洁之物。茶,是一瓣心香,一方境界,一份执着,一种禅意。
四月初八佛祖生日,浴佛节那天,又到了深圳大鹏东山寺。沿着东山寺老山门,一路漫步,山岗荔枝林中,又见到了那株熟悉的山茶,季节过了小满,夏季的太阳晒的叶子略微黑黝。去年春节来的时候,正是初春,满山花开草长,郁郁葱葱。一阵轻风吹过,花瓣片片飘落,三三两两,如仙女散花。由远及近,随风传来那阵客家山歌:“东山寺旁一株茶,杜鹃未啼先发芽,今年姐妹双双采,明年姐姐嫁谁家?”。歌声悠扬,如同山涧小溪一般清脆悦耳。那古色古香装扮,支着拐杖,戴着斗笠,斗笠的边沿垂下一圈悠悠颤颤的流苏,将一张白清秀的面孔半遮半掩,莞尔一笑,露出一对迷人的酒窝,青春靓丽的女孩,今年却不见身影,只有记忆中那歌声还在余音绕梁,荡气回肠。“今年姐妹双双采,明年姐姐嫁谁家?”,风流茶说合,那摘茶的姐姐嫁谁家了呢?
忙里偷闲,参加了2018春季广州茶博会。广州琶洲广交会展馆C区展位,明前茶、雨前茶、谷雨茶、春茶尝春,热腾腾的茶水,涤烦励志,净化人身、澄澈凡心,伴着一曲渔歌唱晚琵琶曲,源于心,发于情,真情的流露,悠悠的思念。如故乡浈江边月光下的凤尾竹,竹影摇曳,苍翠娑婆,轻盈飘逸,如诗如画。那茶水似浈江潺潺流水,水的精灵,代代育风流,穿越千年依然是最美的风景。
故乡也是茶乡,在浈江边上。两岸都是丘陵、稻田;山上长满松树、野花、山茶,大自然的美丽,把浈江沿岸装点成一条长长的绿带。山茶是故乡特产,是家乡瑰宝,故乡的魂,心中的魄。它浸泡出我少年时代的苦与乐,记录着那青春的迷茫与骚动。那年高考之后,想着从此就站在了人生不同的起跑线上,暑假大家去了梅岭。梅岭漫山遍野生长了很多梅山茶,不是很高,却很生机勃勃,墨绿的茶海,很有诗意。风过茶园、沙沙作响、习习凉风、柔柔气流,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陶醉在那宁静的、纯洁的世界里,什么烦恼、心事、失落都不用想。临别时,很是胆怯地小心翼翼伸出手跟她道别,她却大大方方张开双臂,回抱一个轻拥,很纯洁,很细腻,很柔婉,很妩媚。风流茶说合,那一刻,梅山茶浸泡在我的生命里,烙在了我的灵魂间。
茶禅一味,喝茶就是坐禅、修行,修心养性,洗净铅华,看淡浮沉。风流茶说合,茶是童年的童话,是少年的率真,年轻的期盼,成年的沉香。说不尽一份情愫,道不完一种极致。故乡的梅山茶,永远是最美的,素雅平淡,占尽风流。任时光流逝,岁月沧桑,温存在心,与美好相遇,与幸福同行。茶,是一种禅意。抖去凡尘,即心即佛,非心非佛,梅子熟了。故乡的梅山茶绿了,风流茶说合,欲辨已无言。

分享到
快速回复
限15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